• <pre id="ftgfg"></pre>
    <big id="ftgfg"><strike id="ftgfg"><tt id="ftgfg"></tt></strike></big>

    <table id="ftgfg"></table>

      <td id="ftgfg"><strike id="ftgfg"></strike></td>
    1. 新聞中心

      news
      公司動態 行業資訊 常見問題

      李海生:從“堅決”到“深入”, 如何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

      發布時間:2021-05-13 訪問量:1862次 來源:江蘇藍創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核心閱讀


      2021年是我國現代化建設進程中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十四五”時期的生態環境問題,應該說層次更深、領域更廣、要求更高。也就是說,需要解決的環境問題數量大、分布散、隱藏更深且更不易發現,這就要求我們必須以改善生態環境質量為核心,錨定精準治污的要害,深刻把握“科學治污”內涵,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堅持系統觀念,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推動形成科學治污新格局,加快實現綠色低碳發展。


      ■文 / 李海生


      “十三五”期間,我國生態環境質量總體改善,污染防治攻堅戰階段性目標任務圓滿完成。從“十三五”我國提出“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到“十四五”的“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堅決”到“深入”,一詞之差,將帶來重大的轉變?!笆奈濉睍r期,我國進入新發展階段,對加強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提出了新要求。要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始終堅持系統觀念,圍繞“提氣、降碳、強生態,增水、固土、防風險”總體工作思路,深刻把握“科學治污”內涵,進一步提升科學治污能力和水平,推動形成科學治污新格局,為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提供科技保障。


      協同好人與自然和諧共生走“三生”共贏發展之路


      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人與自然共同組成了一個高度復雜的復合生態系統。為此,在科學治污的過程中,我們必須要協同好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堅定不移走“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三生共贏發展之路。


      順應自然規律,守住自然系統生態安全邊界

      自然系統是人類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前提和基礎,過去人類以征服者的態度對待大自然,以環境污染換取經濟發展,極大損害了人類自身生存的基礎。生態是統一的自然系統,是相互依存、緊密聯系的有機鏈條,生態環境保護是一項系統工程。生態環境治理決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只有堅持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才能與自然和諧共生。要研究自然系統的演變規律和污染物在生態環境中的遷移轉化規律,利用自然自身的恢復力,借用自然的力量來修復自然,從根源上解決生態環境問題,達到標本兼治的效果。


      轉變發展方式,促進生產系統的綠色低碳轉型

      綠色發展是構建高質量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必然要求,是解決環境問題的根本之策。在新發展理念引領下,要針對產業、能源、交通等結構性矛盾,以生態環境保護倒逼產業結構升級轉型,實現產業生態化、能源綠色化,促進經濟發展和生態環境協同共進。強化科技創新驅動支撐引領作用,使綠色創新成果加快轉化為現實生產力,激發經濟轉型的創新活力和創造潛能,形成經濟增長的綠色新動能。


      培育綠色理念,構建生活系統的綠色模式

      暢通國內大循環需要釋放強大消費潛能,綠色消費是推動綠色發展的新動力。隨著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我國的消費水平持續增長,但與此同時,鋪張浪費、過度消費等現象依然存在,這加劇了資源環境壓力。目前,勤儉節約、綠色低碳、文明健康的綠色生活方式和消費模式尚未普遍形成,還需要法律法規、標準規范、宣傳教育、綠色文化建設等來引導正確的消費行為。要強化生態保護與資源節約意識,樹立綠色消費理念,推動綠色旅游、有機農業、綠色建筑等綠色產業和綠色產品的發展。建立激勵機制,提升全社會參與生態環境保護的積極性,使綠色生活成為新時尚。


      強化系統治理構建科學治污支撐體系


      近年來,我國持續加大科技投入,環境污染治理、保護修復、環境管理的科學水平不斷提升。但總的來講,生態環境治理的整體性、系統性尚顯不足,科技支撐能力亟待提升。為此,急需建立健全“源頭預防—過程控制—執法監督”的科學治污支撐體系。


      加強源頭預防

      一方面弄清問題成因,對癥下藥。通過系統分析,開展機理和規律研究,提出針對性解決方案和技術方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如大氣攻關項目精細化解析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每座城市的排放源,使區域大氣污染防治工作能夠有的放矢。另一方面通過規劃環評、政策環評、資源利用評估等手段,從源頭上控制污染物排放。比如面源污染是一個系統性難題,要依靠源頭的政策創新,借助生態學方法去解決,推進節水灌溉、水肥一體化、保護性耕作等減源技術。全國14億多人口,14億多張嘴每年消費1.3萬億斤糧食,背后是數千萬噸的化肥、農藥消耗,從根上開展研究,研發使用綠色化肥農藥,落實光盤行動,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推進過程控制

      從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全過程控制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通過實行全過程控制,不僅可推動資源利用效率提高、污染物減排效率提升,還可獲得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環境效益的“多贏”局面。通過清潔生產的“效益激勵”機制,可有效化解環保和經濟發展的矛盾,持續推動企業自我改進,實現綠色升級。以面源污染控制為例,要積極推進生態溝渠、生態干渠等過程攔截技術,以及人工濕地再處理等治理技術。同時要堅持自愿性與強制性相結合,建立完善過程控制的指標體系,將綠色發展要求納入生態環境標準中。


      服務執法監督

      研發信息化、高效化的監管執法工具,打造智能化監控預警和數據分析平臺,用科技的手段化解基層治理人力、物力不足等難題。一方面應用科技手段,在方便地方環保執法的同時進一步提高執法效率,提升環境執法的針對性、科學性、時效性及其精準化水平。環境治理問題的本質是社會管理問題,需要平衡好各方的關系,著力打通機制,各方齊發力,強化聯防聯控,推動形成多元共治的責任主體。另一方面要構建完善社會組織的監督機制,使其在生態環境監督中發揮更強有力的作用。


      統籌兼顧,系統治理,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


      “十四五”時期,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既要鞏固生態環境保護成果,又將面臨復雜形勢和諸多挑戰。為此,需要堅持問題導向、目標導向、結果導向,大力推進科技創新和協同治理,有效支撐科學治污。


      加強綠色科技創新引領作用

      發揮綠色科技在促進產業提質增效升級中的引領作用,對傳統經濟的生產模式、技術類型和產業形態進行全面的綠色改造。我國生態環境科研能力與減污降碳總要求仍存在較大差距,一大批核心瓶頸技術和適用可行技術亟待突破。鑒于此,一方面,在重點領域關鍵環節展開科技攻關,支撐生態環境質量改善、生態環境風險防控和生態環境智慧監管的總目標與各項任務。另一方面,創新不只是科學原理、工藝技術、治理技術的創新,也包括管理創新、模式創新、流程創新、執法創新和綠色文化傳播方式創新等,要全面提高科技對生態環境保護的支撐能力和服務效能。


      加快現代化的多元環境治理體系構建

      堅持多元共治是現代環境治理體系的一個鮮明特點。構建多元共治的現代環境治理體系,就是要堅持在黨的領導下,促成政府、企業、社會組織、公眾等各主體形成環境治理合力,實現不同治理主體之間的協同和功能互補、資源共享,以共同推進區域環境的有效治理。污染防治攻堅戰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后,觸及的矛盾層次更深、領域更寬、范圍更廣,需要解決的環境問題數量大、分布散、隱藏更深且更不易發現。首先,要盡快構建全民共治共享的現代環境治理體系,充分發揮各方治理主體的積極性、自覺性,形成生態環境治理新格局。其次,突出社會治理理念,更多關注城市和廣大鄉村社區層面的環境治理體系建設,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強化社區環保自治能力,將生態環境治理向基層下移。


      推進科技協同創新模式和機制

      協同創新是以知識增值為核心,企業、政府、知識生產機構和中介機構等為了實現重大科技創新而開展的大跨度整合的創新模式,以起到實現各方的優勢互補,加速技術推廣應用和產業化,協作開展產業技術創新和科技成果產業化為目的,是當今科技創新的新范式。結合“十四五”時期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面向中長期“美麗中國”建設目標,針對重大區域性、流域性生態環境問題,組織科技攻關。一方面,推進跨學科交叉融合、多技術多產業跨界融合、產學研用一體化的協同創新模式,超前謀劃,改變科研產出落后于治理需求、跑得慢的狀況。促進科研成果集成轉化落地,破解科學研究和應用的“孤島現象”。另一方面,進一步優化科技資源配置,突破科研院所“單兵作戰”的發展約束短板,形成支撐生態環境管理的整體合力,構建全國生態環境科技“一盤棋”格局。


      作者介紹


      李海生 : 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院長、黨委副書記、國家大氣污染防治攻關聯合中心主任


      轉載于《學習時報》5月19日第7版


      聲明 | 本公司對轉載、分享、陳述、觀點保持中立,目的僅在與行業交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權和知識產權等侵權問題,請聯系本公司,即刻刪除內容處理!


      返回列表
      分享:

      tag-icon

      相關資訊

      久草视频在线,国产片